专访小非:一位作家与三个理科生的创业故事

威锋网

专访小非:一位作家与三个理科生的创业故事

投稿by:lemone来源:威锋网 PostTime:2016-08-22 00:15:46
  初见小非时,他穿着一件淡蓝色棉布衬衫,扎着时下流行的“丸子头”。由于每天坚持长跑,还经常参加马拉松比赛,即将奔四的他仍保持着清瘦的身形,言行间亦充满激情。这让我觉得眼前的这位男子不像是一个互联网从业者,而更像是一个混身充满“艺术细菌”的画家或作家。

  事实上,十年前的他的确是一位作家,出版过一些文学作品,代表作有《西游往事》、《游侠秀秀》等。同时美术科班出身的他也是一位插画高手,据说是国内某种CG流派的开创者。他曾在广州的少儿图书制作公司从业6年,带领一个70多人的编辑团队。2012年是他从业生涯的转折点,从传统行业投身到了连他自己也意想不到的互联网创业当中。

  有伴公司的另外三位创始人都是腾讯前员工,小非的加入就像是一个理科班突然调来了一位文科生,继而产生了大家始料未及的化学反应。当然,后来小伴龙正是在三个理科生与这位文科生的“周旋”中诞生,并逐渐成长为目前国内最受欢迎的儿童类应用之一。

  小伴龙的办公楼位于深圳荔香公园对面,小非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透过玻璃能看到整个南山科技园以及旁边的腾讯大厦。他喝了口水,开启了与《锋观点》的对话。

  投身互联网源自一种匠人情怀

  他把这十几年的职业转换归结于一种匠人情怀。

  十几年前写小说,其动力仅仅是因为觉得别人写的不怎么样,于是就想告诉大家什么样的文章才是好看的文章,并在网上“做了一些小示范”,不想却被书商盯上,出版了许多很受欢迎的小说,进而意外收获了作家这个属性;绘画也同样如此,当年泡CG(电脑绘画)论坛时,他见很多人一点美术功底都没有,仅依靠软件的一些技术就能在网上获得很多人的追捧,于是潜心琢磨,竟也意外在当时的CG圈子里搞出了不小的响动;甚至于后来决定做少儿图书,也是因为逛书店的时候,发现少儿图书品质太低......

  “匠人都有这样的毛病,不喜欢看到不好的东西被人吹捧”。

  2012年离开儿童图书制作行业,牵线人给他看了一些儿童教育网站,并告诉他那时国内最好的儿童网站,问他有没有兴趣。他又一次发现,这些网站上所呈现出的内容的非专业程度简直“令人发指”,于是再一次萌生了“还是我来吧”的念头。

  小非承认,自己并不曾抱有什么改变世界的雄心,很多时候都是被匠人固有的执着精神所驱使,但他也隐隐期望,自己的努力能给投身的领域带来一些整体上的改变,哪怕只是起到一点点的助力。小伴龙是目前国内最受欢迎的儿童应用之一,拥有3500万的用户基数,目前日活350万,周活也达到了620万。

  为什么不是飞流直下四千尺?

  在那些华丽的数据背后,其实也充满着各种艰辛。这个由文理科生组成的创业团队,在融合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小非的一篇博文《这都是我计划好的》中,清楚的描述了他当初加入小伴龙时的状态,“白天跟合伙人们天翻地覆地吵架,晚上回宿舍还要强迫自己思考理科生的大脑究竟怎么回事,以及互联网又是个什么东西”。

  三位腾讯出来的创始人各有特点,总体上可能偏向于理工科思维,他们会更看重数据分析,更看重用户反馈,而小非这种文艺青年却更相信自己的直觉。谈话中他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这之间的矛盾。

  “李白写‘飞流直下三千尺’,如果有人问他:‘为什么是三千尺而不是四千尺?或者两千尺是不是更受欢迎呢?要不要做个问卷调查?’我猜李白会跟我一样,一头撞在墙上。”

  除了思维方式的冲突,还有一个比较大的争论点是在产品定位。企业难免要考虑现实问题,产品究竟是为家长服务,还是为孩子服务,并不如表面看起来那么好选择。表面看,让家长看到即时的效果,才有可能让他们买单,会更利于产品的商业化。但小非却依然坚守其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姿态,认为产品就应该纯粹为了孩子,有关低幼教育,小非最核心的理论是,只有孩子喜欢,我们才有机会给予他们正面的影响。当然,小非也认为,极左或者极右都是有问题的,而团队也正是在这样的一种理想与现实之间的拉锯中不断成长起来的。几个创业者在这样的碰撞中,不断的提升自我,从听不懂对方说的话,到逐步开始互相接受,再进化到可以从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他们用了整整两年的时间。

  为孩子创造一个小伙伴

  这4年中,他们也产生过一些怀疑:我们到底在干一件什么样的事情?

  这个问题其实是源自当下国内受过度市场化冲击的儿童教育环境,由于中国绝大多数家长本身就是在一个有不少缺陷的教育体制下长大的,所以他们在教育孩子上会存在许多问题。比如去书店挑书,他们会以买菜的心态去购买,“这本字很多又便宜比较划算”,“这本都是图随便看看就好”,对图书品质的甄别能力极其欠缺。在对孩子的教育上,很多师长以为自己使劲教就能有效果,其实孩子学到的,往往是他们在传授知识时的粗鲁与不耐,而不是他们试图灌输的东西。真正能影响孩子的,其实是师长自身的行为,父母的榜样作用无可取代。父母之外,对孩子影响最大的则是他们的伙伴,这就是他们打造小伴龙的原因,为孩子创造一个正面、积极、乐观的虚拟小伙伴,成为父母之外的一个好榜样的补充。

  在这款应用中,小伴龙带着孩子们一起探索世界,帮助他人,达成各种美好的目标。这种所谓的“陪伴式互动”和其它儿童游戏的最大区别是,后者只是孩子操纵的一个傀儡(俗称角色扮演),而小伴龙在孩子心目中,却是一个活生生的伙伴,他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优点和缺点,既能够影响孩子,也需要孩子的帮助,不仅给予孩子陪伴,也与孩子共同成长。


  “我们创造了这样一个虚拟形象,通过它乐观、积极的表现去潜移默化地影响孩子。这是一种润物细无声的影响,不是那种‘当场见效’的灵丹妙药。我始终相信,我们这些成人的个性、三观,甚至于很多想法和选择,都是源自于幼年时期看过的、读过的内容。你可能找不到影响你个性的源头,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你是一个正直、善良、热爱生命的人。”,小非说。

  再过两个月小非就40岁了,人到中年也许会变得更为感性,尤其是对于一位作家来说。小非也坦言,自己追求的只是一种幸福感,而这种幸福感除了家庭和跑马拉松,主要还是来自于小伴龙,“以前写一本书有几千个人喜欢,我会很得意,但一个产品有几千万孩子喜欢,那就是沉甸甸的责任了。这是一种如履薄冰的幸福感。”

  专访的尾声,小非说,“小伴龙这个产品离我心目中的完美还很远,勉强60分,还有40分的成长空间”。但他同时也补充道,“中国现在好像只有一个勉强及格的儿童类应用产品”。


© Joyslink Inc.